第九十九

冷战



主动就是示弱的表现。你一直这样认为。所以 你和root之间从来都是她先迈出第一步
所以你这次 还是保持沉默 只是没想到 她此刻转身离开 没回过头。
你在内心不爽地啐了一口 想着自己作为二轴患者一定能够很快就平静下来。
---------------

root还是没来主动联系你 你有些不习惯。
在拐进那间酒吧前 你忽然转弯 决定回去喂bear 。
---------------

会不会你们从此以后就这样形同陌路?
你有些诧异自己的这种想法 因为你从来不曾在乎过跟别人的关系。

----------------
又或是root出了什么紧急情况?
有了control的前车之鉴 machine关键时刻又容易掉链子 可偏偏root奉若神明 为了这个上帝 不求善终。

----------------
电话已经拨出去了 你在思考该如何开口。
一秒钟后 你还是决定在接通前挂掉电话。

----------------
root没有回拨 。 你最终又发送了一条message : 刚才拨错号码了
没有任何回复。
你暴躁地把手机砸向地面
却又把它捡起来 。
毕竟人忙起来总有可能没时间回信息 对吧。
----------------

第21天了。
21天足够养成一个习惯。那你应该已经习惯她不再联系你了。可心里却放佛有指甲划过黑板 令人抓狂。

----------------
你在楼下的便利店选了一瓶vodka 付账的时候又加了两瓶后劲比较大的啤酒。

半个小时 你把它们全解决掉了。一边想着 喝醉的人做出不正常的事 也是情有可原的 (明明你的酒量不止于此)一边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
“where are you ,root?”

你似乎听到听筒那段的未藏匿住的欢喜声。你意识到自己的嘴角也跟着轻轻翘起 。

也许真的喝多了 你迷迷糊糊地想着。

也许豆豆指的cocoa puffs 是这个 而不是泡芙...

高原反应

当root以machine的任务来找shaw一同前行时 shaw内心是一个大大的damn。
“高原任务?”
root似乎看透shaw说这四个字背后的真实意义 甜腻地笑起来
“你在担心我的心脏吗?honey you know you could play the doctor . Anytime ."
“Yep. 我担心 你高原反应心脏衰竭影响了我的任务完成率。”
“Be empathetic."root抿嘴微笑答道 "我这颗心脏里可有个重要的人呢 我是不会让它轻易倒下的。”
------------------------------

三千五百米海拔而已 shaw默念着。
实际情况不太好 特工从没想过自己会有高原反应。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的碎碎叨叨影响了。后脑勺渐渐变得沉重 糟糕的是一边开车一边犯困 陷入因缺氧而极度嗜睡的状态。
root 发现shaw的表情较为僵硬 有些奇怪。“鉴于我们已经圆满完成任务 所以你现在是对今天的饮食不满意?”
“如果你能闭嘴 我就没意见了。”
脾气莫名有些冲啊。 root略委屈地撇撇嘴 左手看似随意地轻轻抚上shaw靠在操纵杆的右手上 而后却窃笑起来 因为shaw并没有将手抽离去。
手已经变得沉重和麻木 大脑对肌肉的支配能力也下降不少 连移开这个女人的魔爪都太耗神 还是保持这样的状态吧 。shaw在心里解释着 却有一刹因为黑客的手悄然离去而皱了皱眉。
"Shaw 你脸色不太好 换我来开车吧。”
真烦这种对话 表现得这个女人才是保护者 而自己是被保护的人 开什么玩笑。
“你再多说一句 我就把你扔出车外。”

------------------------------
一个小时后 驾驶座与副驾驶座的人已经调换了位置。

这片高原连接着大片的无人区 从草原到戈壁到荒漠 笔直的公路蔓延向远处的夕阳 四周笼罩着温暖的晕圈。难得一见的回家归途。
家。 root细细体会着这个词 稍稍偏头看了看身边的人。高原反应让特工陷入昏睡 双颊微微潮红 上半身似乎变得轻柔而无力的靠向了root的手臂上。
babe。原来如此 这样称呼爱人的原因大概是 爱人在恋人眼中 真的就像一个柔软可爱的宝贝。
root暗暗思索着要加快到达最近的旅店 同时轻轻将shaw扶正。

------------------------------

冰凉的湿巾凑在shaw的鼻子前 呼出的热气似乎能被吸收封存 让她觉得自己放佛是一个溺水之人 突然能畅快呼吸的清爽。
令人想要撞墙的头痛几乎消失 shaw恢复清醒地睁开眼。
root静静地侧躺在她右边 眼神烁烁地妩媚微笑着。那种表情 是成年人心里都明了的邀请。
shaw扯掉还停在鼻子上的湿巾 用手肘撑着侧身 这使得两人间隔仅几厘米正面相对 。刚刚舒缓的呼吸 这一刻又开始灼热起来。

“better?" root轻声闻着却没有任何动作 这在shaw看来是以守为攻。
“let me show you." shaw把手伸向了root腰间的衣摆 却被其果断阻止。
shaw疑惑的看向root 后者却一脸天真无邪。“sameen 高原地区禁止剧烈运动。”root说完则翻了个身 似乎是下定决心要好好休息。

damn.
Shaw 内心狠狠呸了一句。

reality

shaw右手抓起盘里的薯条 随意的咀嚼着。
root坐在对面 喝着杯子里还热气腾腾的咖啡 毫无遮掩地盯着她。

黑客没有平日的调情 也没有蹙眉或微笑 shaw挑眉瞧了root一眼 类似一种“在想什么”的询问。
黑客缓缓起身侧到shaw那端 右手叉腰 左手轻扶这桌面 低头认真的看着她。
“爱情。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在我看到你的时候 电子信号从眼睛传递到大脑 经过一系列复杂过程后神经网络信息传送给我的一种 主观体验。”

“愤怒也是我看到你的时候 大脑给我的主观体验。”shaw 咂着嘴回应

“愤怒只是表面的有意识的心理体验 而你对我的感受--也就是被世人称为的爱情 是你大脑的一种无意识的大脑活动 你不承认不代表你未曾感受到。它自然而然的发生着。”

前特工无奈地抬头看着眼前人 她对这种讨论并没有兴趣 视线不知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扫过某人的breast
“sweetie 主观体验是一种对于生物进化毫无用处的副产品。”黑客顺势将右手绕过了shaw的右肩并在此停留 上身愈发前倾。
“看到猛兽 我们恐惧 然后肾上腺素飙升 腿部肌肉紧绷 为逃跑或战斗做好准备。 但为什么 我们需要恐惧呢 看到猛兽 人类大可跳过意识到恐惧这一步骤 肾上腺素变化到腿部准备已至。可惜几乎没人能做到。虽然你并没有完全绕过主观体验这一步--毕竟你有愤怒和爱情的感受 但较常人更优化的算法 这就是你让我着迷的一点。”

“看到你以后 直接上去给你一拳 那才是我的最优算法。”

“这也算是你独有的爱情证明。”root歪着头看着她宠溺地笑。”脑电活动可以被模拟 从而创造出虚拟世界。 samaritan已经模拟实验过了。这样的虚拟世界可以有无数个 而真实世界只有一个。从概率论的角度来看 的确 你处于真实世界的可能性 几乎为0。
可是 不管在哪个世界 你都是 最有型的那一条 直线。而我们 在任一平行时空都 琴瑟和鸣。”


这是root走后 shaw做的第一个梦。
也许该去 道个别。shaw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Waiting for ...tmr

今天天气很好 所以想发糖。


"Sweetie 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合照你都比我更上镜吗?”
”I always look good."
"Nah,因为你离镜头更远 所以比我脸小。”
Shaw跟root打了一架。


“hey darling,为什么你又买这么多新盘子?”
“因为我没找到可用的盘子了。”
“我早就买好备份了。放在橱柜的最上层。”
说完root默默地把盘子放到了橱柜最底层。
但是shaw还是跟root打了一架。

“Safety first 。”在两人追踪POI时 root发现进入地下室的门框太矮 不由得弯腰曲背才能进入 避免被撞到头。
本想提醒shaw的 转身看到shaw笔直地走过来。毫发无伤。
“Root,what are you saying?"
".......kiss kiss to you."
"Shut up."
回家后shaw和root还是打了一架。



"Sameen, 你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吗?”root看着躺在左侧的shaw问道。
“没有。”
root默默抬头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双脚 再看看shaw 全身上下盖得严严实实。
“也许我们的被子盖横着了……可以旋转90度吗亲爱的?”
“你怎么知道的 machine连这种事都要管?”
“trust me~”
这次shaw没有跟root打架 毕竟刚刚才打完 不然被子怎么会这样。

Shaw 觉得自己这种跟踪行为一定是因为太无聊了。没有目标 没有machine的唠叨 所以当酷似记忆中root容貌的那位女士出现后 她的生活重心都发生了偏移。

那位叫Joslin的香水专柜店员 偶尔地偏头思考 戴着黑框眼镜喝咖啡 或是有一些细微的皱眉都与shaw认识的root如此相似 以至shaw需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root已经死去 而这不是一次糟糕的模拟。

shaw不否认长相吻合度超高的可能性会发生,毕竟从她搜集的信息来讲 Joslin与root的除了外表 其他几乎没有相似度。电脑操作?几乎不会使用超出社交app范围的软件。力量对比?shaw亲证Joslin拧矿泉水瓶盖偶尔都需要别人帮忙。至于造型 讲真 如果root的日常打扮是蕾丝白裙或小碎花 shaw发誓她会翻白眼翻成白内障。

------------------------------------------

shaw觉得自己对技巧的使用能力开始提高了。
借用宠物来作邀约的借口 一直是恋爱专家的技巧之一 虽然她并不谈恋爱。
毕竟对方答应了。

不过她实在认为自己明白不了感情 尤其是当她挨了一巴掌以后。
当和女人并肩走在大街上时 shaw对其甜美的笑容毫无关注 她唯一想要确认的是 这个女人的耳后是否有一道疤痕。当她这样想的时候 手已经伸到了Joslin的耳边
“啪-”
女人的神色由惊慌转变为内疚
shaw定定看了她一眼 牵着bear走开了。
Joslin留在原地 默默抿紧了嘴唇。

------------------------------------------

shaw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进到这个商场里面 为什么又走近那个香水柜台。但当看到Joslin走向她时 大概总有些冥冥注定的东西吧 shaw想。

然后shaw接受了Joslin的晚餐邀请作为上一次尴尬局面地道歉。shaw想自己没有理由拒绝 拒绝顶级和牛。

------------------------------------------

有些什么不对劲。shaw指Joslin看她的神色 或是 见到shaw时欢喜又刻意隐藏的 那些稍纵即逝的表情。优秀的特工 总是轻易就能看到这些。又总是无法承受这些。

“我不碰感情。”shaw说
Joslin神情复杂地看着shaw问道“从来不吗?”
shaw的眼光如同湿漉漉地面上的积水失去了光源 在夜晚中沉了下去。
------------------------------------------

Joslin开始渐渐在shaw的生活中离 而machine又渐渐出现在shaw的生活里。 Shaw的生活重心又开始围绕着各种相关和非相关号码。


也许她因此才能很轻易的发现吧
不对 不是轻易 简直是刻意让shaw发现。
所以当root手持双枪穿着香水专柜工作服出现在前线时 shaw觉得这个情节跟root死去那天逊得有一拼。何况root还负伤了。

应该有许多要解释的事情。shaw现在却一句都不需要。只是在战斗结束后一边给root包扎 一边还气得一言不发时 发现除了愤怒 和饥饿 又有另外的 emotion在胃里徘徊。

------------------------------------------

root从濒死状态复苏之后 并不急于跟shaw表达自己的存在感 而是有奇怪的想法又冒出来“要是sameen看见一个跟我相同样貌的人 依旧会喜欢吗?”

经过了无数角色扮演 root更想尝试shaw曾经伪装过的角色。让shaw自己发现这个新角色费了不少功夫 毕竟香水专柜已经被二轴列入了黑名单。所以root偶尔会闪现在某家牛排店门口 或是shaw楼下的咖啡馆。直到她发现shaw的眼神再没有从自己身上离开。

傻白甜角色的转变root轻松搞定。假死的后遗症使得心脏更加脆弱 有时连拧开瓶盖的力气也使不上 不过这也使得黑客的演技真假难辨。
“老实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我还活着 她应该会气得打断我的鼻梁。”
“别担心。”shaw的声音从root耳里传来。
“Sameen?!”root惊得叫起来
“No.It's me. 通过模拟分析 执行人shaw打断你的鼻梁的可能性只有1% 如果是John 可能性会上升到38%...”
“为什么你要用sameen的声音?”root打断了machine的分析。
“我想你需要帮助。你可以与我进行互动 我可以模拟首要执行人的反应。”
“You are so sweet."root不由得笑了起来“谢谢。不过不用了。”
------------------------------------------
当root听到shaw问她要不要一起遛bear时 她有些后悔没有接受machine的帮助。对于二轴的搭讪 还是应该模拟一下的 免得自己的表情太尴尬。
而更尴尬的是 她给了shaw一巴掌。
shaw伸出手来的一瞬间 她就明白了意图。惊慌之下那么只好用看似自然的自卫式反应让她住手 可是shaw直直望着她的眼神 像一只箭 刺得她心疼了起来。
那种眼神 是很难过 却又无表情的 状态。
------------------------------------------
root终于又等到shaw现身 弥补爱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弥补她的胃。顶级和牛 不是shaw能拒绝的选项 就像root自己一样。她很确信。
machine问root为什么不想要模拟对话
“I don't need to simulate it ." 双关的simulate.所以root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看shaw的眼神 也不伪装自己的感情。可是shaw却直白的拒绝了。


“我不碰感情。”shaw说
“never?”root追问道。
看着shaw暗淡下去的眼神 root知道那个答案。愚蠢的自己为什么还要这样测试shaw呢 如同其他恋爱中的人都喜欢反复确认已经知道的答案。
------------------------------------------root开始帮助machine逐步修复 继续筛选出号码给shaw执行。
当她被machine告知首要执行人困于战斗时 不顾自己身体状况 也来不及换装 就赶往现场。光荣负伤在machine的意料之中 界面和执行人的相逢也在machine的模拟可能性里。

想到machine刻意的安排 苦肉计来缓冲shaw对自己的愤怒 root不由得轻轻笑起来。那笑容荡漾到了shaw的心里 让她无法分辨那另外的情绪是什么 只好忿恨地在root的伤口上下了狠手 使得负伤人员立刻敛了笑容瘪了嘴。
“FuVk u root fuvk u !"
"It's enough for me.Sameen.”

看着Apple说投入更多的TV Ipad到education就不由得想到SM